我的教育小故事︱九江三中韦瑛:愿做一只追逐光的萤火虫

2022-01-12 18:15:13   
浏览量 39172

用初来之心,走长远之路

我曾经问过我自己,人生海海,我为什么选择做老师?这要从教我的第一个语文老师说起,她叫李健,在我印象中她长得美美的,瘦瘦的身姿、披肩的长发、标致的脸庞,夏天经常穿着长长的裙子。可是老天却不愿把所有美好都给她,她的儿子不幸得了小儿麻痹症,那时他们一家三口就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一楼,我们午间玩耍时,经常能看到她带着娃坐在那里晒太阳、喂饭、聊天。

我从来没见过她打骂自己的孩子,她对我们也如此,但我们都很敬畏她。因为她在教学上的高标准严要求,所以我们见到她如同耗子见到猫可是我们又非常喜欢她,她的课幽默风趣让人听不厌。女生们争相地学着李老师的喝水方式, 把水倒在杯盖上,优雅地用手把杯盖里的水转几圈以便散热,凑近吹几下,然后慢慢地送进嘴里小口地喝着。记得有一次,李老师作为带队老师带着我们几个小学生去参加语文竞赛,一路上的颠簸让向来晕车的我翻江倒海,黄胆都快吐出来了,李老师一路上像母亲般照顾我并把我揽在怀里。可能从那时候起,我就想着长大后也要成为一个像李老师那样的老师。

当我考上师范类院校时,我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李健老师,李老师在高兴之余送给我八个字:“学高为师,身正为范”。所谓“学高为师,身正为范”,为人师表者,首先要有正直的思想,时时处处能做表率。这句话值得我作为日后工作的努力方向并践行之。

花有绽放季节,不必赶在春天

大学毕业后,我如愿当上了一名教师。我像那些恩师们对待我一样地对待孩子们。那时,我还很年轻,学生们私下里叫我“瑛姐”。那时刚到三中,做初中班主任,干过了很多一线班主任都干过的事情。运动会有学生跑不动了就带着学生一圈圈地跑;学生体育课骨折了,家长一时赶不过来就连忙带着他到医院治疗;学生跟家长闹矛盾离家出走了,就和家长一起白天黑夜地找;学生快毕业了,跟他们上最后一课,他们哭我也跟着哭……从教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困难,但想想有这么多信任我的学生和家长,经历点风雨坎坷又算什么呢?

当时,班上有个学生小霞,每天上课昏昏欲睡,学习上厌学,平时喜好结交本校甚至社会上的朋友,还喜欢涂口红,刘海留得特别长,其实她就是想通过刘海来遮挡其昏昏欲睡的眼睛或偷偷地看小说。于是我找到了她,可是她却对我说:“我留刘海是因为缺乏安全感,我涂口红是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,所以嘴唇发白。”

事后,我电话联系她的家长。原来这孩子父母都在广东做生意,无暇顾及她,便把她安排到一个托管家庭。当我打电话给托管阿姨,那个阿姨反而向我倒了一肚子苦水,说这孩子天天晚上都要出去找朋友玩,拦都拦不住。通过这些了解,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我找她谈话,她一开始对我存戒备之心,后来才慢慢地向我打开了心扉,说自己静不下心来读书,所以总想着出去玩,其实自己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,可是却管不住。我知道要改变她的学习习惯,非一朝一夕之功,有时故意叫她去办公室帮我拿东西,有时让她整理班级队伍等诸如此类看起来的“杂事”,还让她做了班上的纪律委员,同时帮她制定学习计划,过节时有时把她叫到家里来包饺子吃等等。

慢慢地,我发现她有了改变,上课专注了许多,也不再在外面乱结交朋友,她也如愿考上本校高中部。毕业以后,她对我说:“老师,要不是您,我可能连普通高中都考不到,谢谢您。”

心守一抹暖阳,静待一树花开

后来,我到高中任教,刚教高中,可谓困难重重。高中的教材教法都很陌生,有个理科班的小承同学上课总是不听讲做其他学科的作业,我晚自习期间把他找出来谈话,他竟然说,老师你这样讲不对,你应该怎样怎样讲,我当时都懵了。为了这件事情,我心中的那股倔劲就上来了,我也想证明自己高中也能教好。于是买来了很多高考卷和模拟卷,在钻研教材、潜心备课之余,每天给自己定量、限时做试卷,研究高考题型,一有时间就去听师傅徐永宏老师和其他前辈的课。

有一次上课,我忽然注意到他脸色发白,额头冒汗,几欲倒下。我赶紧过去扶住他,他下意识地推开了我的手。旁边同学告诉我,他早上没吃东西,可能是低血糖犯了。我下了课,赶紧给他买了早点。他看着我欲言又止,却什么都没说。慢慢地,终于小承同学不再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我,他上课也没有再做其他学科的作业,开始专注地听我上课……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,在高三那个夏天,学生们互道珍重,各奔前程。

在这一届学生读大四的时候,那天正是教师节,小承同学捧着一束花,突然出现在办公楼207室门口,对我说:“老师,您可能想不到,连我自己都没想到,我一个理科生,兜兜转转,竟然现在在准备考新闻系的研究生。我还记得您跟我们讲过的战地记者唐师曾,跟我们讲的用尽自己的一生写下《南京大屠杀》的张纯如。这些都让我对新闻产生浓厚兴趣。韦老师,那时候我年少无知,太不懂事了,请您原谅。”

刹那间,我的内心一阵温暖,幸好那时没有放弃他。

我记得我的高中老师曾经对我们说过:“你教给学生的东西,过了10年、20年,学生全都忘了,但依然能够留在记忆里的那一点点痕迹,才是你真正给他的东西。”所以我就在想,如果学生把我教的语文知识忘了怎么办,那他是否还记得我曾经跟他说过的话,曾经给过他的温暖?是否还记得我给他讲过的一些简单的人生道理?虽然后面没有做班主任,但我上课时依然喜欢适时地渗透一些教育的东西在里面,就是希望有一天,学生们如果把我教的知识都忘了,但他的脑海里依然记得我对他说过的一些话,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成功。

2020级小裴同学在教师节送给我一段文字:“教谕者以温婉,韦氏瑛其悯入微。性敦厚而曲谨,体众意而彰宏恢。谨听而从教,泉涓滴而石摧,聆训以自勉,鹰积翎而翱飞。所谓其一蹴,难就且伤颓。可否其一劳?永累而漂随。毋贪乐而骛远,莫妄语而悔追,忌求功而近利,感万物之盈亏。效师言而别促躁,硕果累乃血汗培。忧怖涨而落无常,念韦师便散心灰。”看到这段文字,作为师者的幸福油然而生。不过,这些话我觉得是受之有愧的,谨以此自勉。

“素履之往,其行天下。士如皓月,其心朗朗。素履之往,彼道坦坦。士如昭日,其姿阳阳。”愿追随着这些前辈们的足迹,做一只追逐光的萤火虫,用累积的微光照亮学生前行的路。


作者简介

韦 瑛:九江三中中学一级教师,教龄17年,九江市第六届“中小学骨干教师”、九江市“优秀辅导员”、九江市教育学会中语会理事会理事、九江市中语会年度先进个人、九江三中“十佳教师”“我心目中的好老师”,多次参与国家级和主持市级课题并顺利结题,论文、课件多次获得国家、省、市一等奖,课堂教学课例获省、市一师一优课一等奖,论文多次在国家级、省级期刊发表,指导学生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级、省、市级一等奖。

(来源:九江三中)



责任编辑:毕典夫

审校编辑:刘瑶

值班总编:朱静

继续阅读
热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

咨询热线:0792-8505892

Copyright ©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. All Rights Reserved

赣ICP备13005689号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